「在今年夏天的傍晚,我的女朋友Sandy沒有留下任何遺言,就這樣突然跳樓自殺了

 

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,甚至我還無法想像,她所做的這些事。

站在這的我到底做了什麼,現在我還十分錯愕,她所做的這些事。

 

如果一開始她不要這樣做,是不是就不會有現在的結果?答案我不知道。

如果一開始我不要認識她,是不是就不會有現在的結果?答案我不知道。

 

再多的怎樣、如果、假設,也只是在給自己找藉口心安理得罷了。

再多的抱歉、愧疚、後悔,也只是在給自己找理由紓解釋懷罷了。

 

在送Sandy走到人生最後一程,

剎時,看到Sandy所做的事,是該她自己去承擔後果。

剎時,看到她父母痛哭流涕,是Sandy不孝順沒福氣。

剎時,看到自己不發一語,是她對不起我這男友Ken

 

之後的結果如何,不用猜想就知道了,不是嗎?

 

Sandy要火葬的幾分鐘前,

「對不起」,是我始終無法對Sandy說出口的一句話;

因為,再多的「對不起」,也無法挽回Sandy所做的錯誤選擇。

 

推薦歌曲:F.I.R向日葵盛開的夏天

 

許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